RUN & SONGS 听好歌跑马拉松!

北京时间2018年9月15日,BODOG博狗报道,只要认识村上春树的读者,就一定知道「跑步」与「音乐」等同他的文学作品般,拥有丰富的累积。他跑步时习惯听音乐,早期会将音乐转录到MD上来收听,后来改用ipod,他共有7台ipod,裡面有近2000首歌供选择,前阵子得知村上春树开了广播节目,第一集的名称就叫《村上RADIO:RUN & SONGS》,介绍几首他跑步时会听的音乐,从摇滚乐、爵士乐、古典音乐等都有。 我在跑步时,不论平常练跑或比赛,其实并不习惯戴耳机听音乐,一方面嫌耳朵塞著耳机很彆扭,手上拿著拨放器就会一直想要选歌,到底是要听歌还是跑步,傻傻分不清楚;另一方面因为跑步时,我会很专心在呼吸调整与步伐控制这种具节奏性的计算,听音乐反而会被音乐的旋律节奏带著走,而打乱原本的步调。 唯一一次是「2018台北超级马拉松24小时赛」,赛前几次做50公里长距离LSD练习时,为了克服正式比赛半夜时段会想睡觉的毛病,试著练习戴耳机听台北爱乐电台的古典音乐广播节目,因为都是我不熟悉的古典乐,没有歌词,更不用选歌,所以不会被节奏拉著走,有点像咖啡店的背景沙龙音乐,放到啥听啥,偶而放到喜欢的歌曲,耳朵听到、脑中就闪过「哎呀,讚喔!」的期待惊喜,然后继续开心地跑步。 也因为村上的广播节目,想想就来整理一下跑步8年以来,比赛中听到或脑中想像反覆拨放的音乐,虽然不是戴耳机收听,不过当下所留下的悸动并不亚于存耳机裡独自听到。 「2010阳明山马拉松」是我的初马,初生之犊不畏虎,当时面对这场连老手都会哀哀叫的赛道,竟然暗暗期许能破四。于是在阳金公路尾端,下到金山的半马折返点后,转为步兵模式,周围下著大雨,抬著硬梆梆的双腿爬上近15公里的长上坡,脑中就响起这首歌李宗盛《和自己赛跑的人》,混合著雨水汗水眼泪,颇符合当时的情境。 七月的台南应该是非常酷热难耐的,不过还好这场比赛起跑后没多久,就下起大雨,虽然地上湿滑,但跑来倒觉得凉爽舒服。 38公里处来到安平港边,周围是一片工业区,前后很远才看得到跑者,没车也没人,只有不断的雨势。一段距离一盏路灯,很凄凉的感觉,03:30的目标时间已经来不及达成,但不知为啥,脑中突然浮现出三岁女儿常唱的「颠倒歌」,最后四公里,就大声唱著颠倒歌继续顶著雨势跨步向前,连偶然看到的志工都笑出来。 没有衝刺顺顺地踏过红毯进入终点,成绩03:44:56,总参加人数3022人,排名第101名。 这首就不多介绍了,有参加过马拉松比赛的跑友对这首歌一定不陌生,比赛前会放、比赛中会放、赛后也会在大会广播间歇时穿插播放,尤其在跑绕圈赛时,远远听到这首歌传来,就知道晶片感应区与补给站近了,俨然是比赛的国歌。 可能我原本就是跑超马的咖,才跑了两次的12小时赛后,就以2012超马嘉年华12小时赛(118.096公里)的成绩,很荣幸地获得东吴大学的邀请,参加超马殿堂级的赛事「2012东吴国际超级马拉松12小时赛」,虽然只是12小时赛而非24小时赛,却让我骄傲很久,这是我的第一次东吴超马赛,却也是末代的东吴12小时赛,这届之后东吴大学就不再举行12小时赛。 犹记得「2012东吴国际超级马拉松12小时赛」的跑道旁有个司令台兼表演舞台,东吴大学学生社团如出公差般在简陋的舞台上表演节目,有国乐、热门音乐、吉他社等,还有两个如相声演员的主持人,有种回到80年代学生办晚会那种生涩青春的感觉。在场中跑著跑著,听到舞台上传来五音不全的「Sweet Child o' Mine」与令人沮丧的「张三的歌」,尴尬得真想上去请他们放CD就好......。 终于正式以24小时赛的名义登上超马殿堂的赛道「2013东吴国际超级马拉松24小时赛」,能够与关家良一、工藤真实等名将同场竞技,这是何等大的荣耀,也是我努力争取来的上场机会。不过却也因为压力过大,中间经历了体内电解质失衡、进医护站昏睡两小时等不可思议又令人扼腕的状况,重新回到场上时,脑中就不断拨放著这首女儿很爱的可爱巧虎岛片尾曲《飞向未来》,提振我继续比赛的动力! 我曾说过:「12小时如果没跑超过100公里,乾脆不要参加,拿报名费去吃一顿都好!」,前一次跑北大12小时赛就是以97.157公里这样屈辱的成绩作收,所以「2015台北大学12小时超马赛」我是抱著来复仇的心态参加比赛,无论如何一定要尽力跑完全程。 偏偏状况也不少,忘记带跑裤,差点无法上场比赛,中间肠胃严重不舒服,催吐几次比较舒服后,比赛后段又跌了一跤吓到其他跑友,好不容易傍晚六点钟,大会鸣笛宣告比赛结束,场上的选手原地休息等待裁判丈量最后一圈的里程,量完后,与前后跑友一起走回休息帐篷,不经意地听到背后有跑友用随身的小喇叭拨放著U2的「With or without you」,跑12小时结束后完全没有感动得要流眼泪,没想到听到这首我的爱歌,眼泪竟然就在眼眶裡打转,这是开心的眼泪。 凌晨两点,比赛进行近八小时,里程累积84公里,「8小时」对12小时赛来说,就如同标马赛的28公里,赛事进行2/3,正是最容易面临撞牆期的时刻,状况好的时候,会心想「太好了,只剩约一场标马的时间」,状况不好时,就会想「干!竟然还有四小时,死了算了」,各种负面情绪接踵而来,然后就在这时候被击溃,前面8小时的努力完全前功尽弃。就在我正被睡意与撞牆压力相挤压时,昏沉间经过公补区听到喇叭大声拨放著伍佰所唱的「可爱的马」,太振奋人心了,让我整个人猛然醒过来,冲了两水瓢冰水后,振作精神开心地边跑边唱了起来。 最终跑出121.208公里,打破放了四年的12小时赛PB,获得当年府城12小时超马赛总名次第二名的成绩。 暌违五年后,想在50岁之前为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24小时赛成绩,于是再次回归24小时的赛事。这次赛前做了充分的练习与淮备,也请三位朋友轮班帮忙补给,目标200公里,绝不容许有任何闪失。 前10小时依计画跑得很顺利,刚过午夜12点,天空仍下雨,气温更降到12度,全程几乎穿著防水风衣或雨衣,避免贴身的运动衣潮湿而加速体温的流失。几位自认状况不佳或无心完赛的跑者默默地收拾行李,选择在完成100公里或午夜12点后弃赛离开跑道,也有几位跑者因为失温,先进帐棚内休息小睡一下,淮备下半场的拼搏。 我自行评估一下,身体没问题、肠胃没问题、意识清楚、可以正常吃喝、不觉得特别寒冷,还可以继续待在赛道上,这时会场用大喇叭放出两首我歌单上的歌曲,宋冬野《郭源潮》与陈建年《故乡普悠玛》,好像特别为我点唱的一样,让我全身沸腾地跟著唱,陪伴我绕好几圈,让我度过很煎熬的时刻,音乐真的很重要! 最终以187.629公里完赛,总名次11名,M45分组第一名,虽没达到200公里的预设目标,但仍打破放了五年的PB,多出近14公里。更多热点新闻尽在BODOG博狗 http://www.zhoushan-china.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