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径/雌雄不再难辨 田总对双性人参赛将更严格

北京时间2018年5月24日,BODOG博狗报道,IAAF 最近公布了一个新条款,针对某些赛事,规定睾固酮(一种男性贺尔蒙)过高的女性运动员,必须连续使用药物六个月,将睾固酮降到上限以下才能参加比赛。这个条款由于针对性太强,被许多人诟病。IAAF 的南非籍法律顾问甚至愤而辞职表示抗议,到底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为何?还请听听两方说法。 正方 依照性别分组,就跟依照体重分组一样,必须有个淮则才公平。偏偏人类的性别没有你想像的这么单纯,生物学上性别的定义,就是XX和XY染色体,但有一定比例的人性别染色体是XXY,XXY在医学上定义是阴阳人,不管放到哪一组别都有公平的问题。就算染色体正常,也会有基因突变,导致偏离常规的性别发展。以运动而言,用睾固酮来区分性别更公平。 反方 为什么一个从小就被视为女性抚养长大的运动员,要因为自己与生俱来的特殊体质,被迫接受外界强制调整?那NBA是不是也该把大家的脚长调成一样才公平呢? 正方 Y染色体在运动上有明显的优势,拥有Y染色体的人(传统的男性)体内睾固酮的含量会远高于没有Y染色体的人。而睾固酮越高,肌力、血液携氧量也越高。有些XY染色体的人,会因为基因变异使得性徵生理上被视为女性,但体内睾固酮含量其实接近男性,我们的研究证实,在 800 公尺和 400 公尺的领域,体内的异常高睾固酮含量,有将近 3% 的优势,这在毫秒必争的领域,其实是相当不公平的。 反方 你们的研究根本就是有瑕疵,你们的研究并不只包含中距离跑步,而且结果显示高睾固酮的优势在其他运动项目更明显,为什么你们只针对跑步?事实上这篇研究指出,高睾固酮的女性选手在 400 公尺、400 公尺跨栏、800 公尺、铅球和撑竿跳五项运动中分别享有 2.73%, 2.78%, 1.78%, 4.53%, 和 2.94% 的优势,为什么这新规则无须适用在铅球和撑竿跳?这优势更明显啊。分明是针对某人来的。 其实这整件事情从 Semenya 出道以来已经吵了快 10 年,但这个议题同时牵涉到种族跟性别,可说是超级敏感,想要快刀斩乱麻,本来就不可能。要了解这件事的全貌,必须深入了解相关的统计数字和医学资讯。 绝大多数女性体内的睾固酮含量在 0.12 到 1.79 (单位 nmol/公升血液)之间,而男性体内的睾固酮含量则在 7.7 到 29.4 之间。一般女性的睾固酮含量不可能超过 5,唯二的例外是:体内有肿瘤,或是有性别发展差异(Difference of Sexual Development)。(编按:以前在医学上 DSD 称为性徵发育异常,第一个 D 是 Disorder,但「异常」两个字太敏感,所以现在都不称「异常」,而称「差异」) 睾固酮虽然是人体内自然产生的激素,但大部分的运动竞赛都把它列为禁药,选手不得以注射或服用等方式补充外来的睾固酮。这不只影响比赛公平性,对于选手健康状态也有不良影响。 IAAF 医学与科学部门的 Stephane Bermon 博士指出,从这十年来的研究显示,在某些运动,特别是中距离跑步,带有 DSD 的女性运动员大约有千分之七,比例是一般人口分布的 140 倍,可见得 DSD 在这些运动中展现了先天的优势。IAAF 有义务提供运动员一个能公平竞争的竞赛环境,因此要求 DSD 的女性运动选手必须服用一种类似避孕药的贺尔蒙补充剂,至少连续服用六个月,直到体内睾固酮含量降到 5 以下,才能参加女子组的国际比赛。不愿意服用贺尔蒙补充剂的 DSD 女性选手,可以选择参加非国际赛事女子组、任何赛事的男子组及专门为 DSD 选手设立的组别(目前还没有)。 Semenya 曾经被 IAAF 下令接受性别检验,报告也被媒体批露。根据各方资讯, Semenya 的染色体跟一般男性一样都是 XY,体内也有睾丸,推测应该是 5-ARD,是一种由基因变异导致的 DSD。带有 XY 染色体的人原本应该会发育成男性,但因为 5-ARD 的基因变异使得体内缺乏把睾固酮转换成另外一种称为二氢睾酮的雄性激素,没有二氢睾酮会使得外生殖器官发育不全,且反而使得体内的睾固酮比一般男性还高。 在 2013 到 2014 年之间,IAAF 曾经要求 Semenya 如果要参赛其体内睾固酮不得高于 10,那时候她的 800 公尺成绩掉到只有 2:00,跟现在的 1:54 相差甚远。这次新规定更严格,上限是 5,Semeya 或许连 2:02 都跑不进,连比赛资格都不一定能达得到(2018 年 IAAF 室内田径锦标赛女子组 800 公尺参赛资格是 2:02),跟现在的女子中距离霸主地位相去甚远,这也难怪许多说这条款根本就是针对 Semenya 一个人设的。 2016奥运女子800公尺比赛 但是 IAAF 虽然振振有词,也提了不少数据来支持他们的决定,还是在网路上被攻击得体无完肤。当然,主要还是来自 Semenya 的祖国南非。毕竟要拔掉一个能为国争光的奥运金牌选手,她的祖国怎么可能不抗议。但是说也奇怪,这个发烧的议题,却少有女性选手表达意见,至少该问问其他同领域的女子选手,听听她们的声音,不是吗?可能是这个议题太敏感,万一惹到黑粉,搞不好连赞助商都跑了,结果就是最相干的人反而安静地不发一语。 少数有意见的人,也说得很含蓄,例如澳洲女子 800 公尺选手 Brittany McGowan 在今年大英国协联赛后说:「Semenya 的成绩实在让其他人感到挫折,许多跑 400 、800 或 1500 的女子选手都有这样的感觉。每当我们看到自己和 Semenya 的差距,或是政府体育相关部会拿 Semenya 的成绩来评断我们表现时,那可真是折磨人。」 至于 Semenya 自己,她高调拒绝 IAAF 的提议,她不会服用贺尔蒙补充剂来降低自己体内的睾固酮,当然更不愿意以手术摘除体内的睾丸。她的策略很简单,你不让我参加 1600 公尺以下的比赛,没关系,我就往上报,改跑五千跟一万,这就不在 IAAF 的限制项目内了,看你拿我有甚么办法。五月四号,Semenya 第一次参加 IAAF 钻石联赛 1500 公尺,就轻松夺冠也改写南非纪录。看来 Semenya 跟 IAAF 之间,恐怕不会那么快就结束了。更多热点新闻尽在BODOG博狗 http://www.zhoushan-china.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